04.jpg

◆ 本文獻給金胤聖及其無私守候 ◆

 

※劇情順序與原劇有出入。

※政治線不納入本文重點。

 

【同人創作】〈何日〉(上篇)│胤聖×樂瑥│雲畫的月光

 

樂瑥便道出三日前世子前來私訪的經過。那次談論中,樂瑥坦白自出宮後的心境,身心俱疲的她,想恢復最初充滿自信的洪樂瑥。

「樂瑥,妳抬起頭。」李韺口氣嚴肅,「我從來不認為妳卑微,妳不再需要我了,那我便離開,只是……」

樂瑥眼神帶著困惑,就在她的注視下,李韺面帶羞愧地說:「很不應該的,我,愛上了嘏妍。」

「不,世子,這才是最正確的決定,身為萬人景仰的您,就該找個與您相襯的女子。」樂瑥眼帶笑意,微微閃著淚光,「小的,會記得曾和世子相處的時光。」

李韺激動地抱住樂瑥,眼淚不止:「對不起,樂瑥,也謝謝妳,曾經如此愛著我。」

胤聖細細聆聽,同時觀察樂瑥的表情,沒有,完全沒有任何的波動,彷彿說的只是別人的事。

「我很抱歉,」胤聖面色浮現一抹哀傷,「沒能及時安慰妳。」

樂瑥搖頭,微笑著說:「不,該道歉的是我。」

胤聖不解地看著她。

「不論我人身處何處,有個人總是……」樂瑥哽咽,「用盡方式保護我,可我到了如今才發現。」

胤聖的內心緊揪,他不知道除了世子外,還有其他的愛慕者。

冷不防地,樂瑥執起胤聖的左手,語氣極其輕柔:「甚至笨到徒手抵擋刀劍,痛了也不喊出聲,拚命地和刺客相搏只為了保護友人。」

胤聖盯著樂瑥以指腹摩娑著掌心上醜陋刀疤,心中的震驚漸漸轉為澎湃,此刻他真正明白樂瑥所指之人便是他!

不過他很快地調整好心緒,輕輕挪開樂瑥的小手,換來她一臉詫異。

「洪內官或許只是將感激誤解成其他感情。」胤聖力持鎮定地說道。

樂瑥愣了會,隨即反駁:「不,我的心我十分清楚,您要是無法相信的話……」

胤聖來不及反應,倏然,一股軟軟的觸感貼上臉頰。

樂瑥羞怯地縮回脖子,眼神不敢直視胤聖。

「……」胤聖伸手摸了把臉,好似要確認剛才的一切不是夢。

每每看見樂瑥的笑容,想要親近她的念頭便不自覺浮現,可是他總會拚命把念頭壓下,就怕多情造成不必要的困擾……趕緊抹去蓄在眼尾的淚水,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淺笑。

「我很開心,洪內官。」

「大人,我不再是宮內的一員了。對了,您還不曉得我的本……」

「樂瑥啊。」胤聖凝望著她,溫柔地。

「大人……」不過是喚了她的名字,樂瑥卻覺得臉愈來愈燙,就連心也不受控地猛烈跳動。

「樂瑥,」胤聖輕輕握住樂瑥的肩頭,「現在的我只是個學畫人,沒辦法在短時間內給妳什麼,等等我,好嗎?」

樂瑥露出了然的微笑:「小的很樂意。」

 

 

即便褪去金氏家族的光環,胤聖在圖畫署內依然受到其他生徒的矚目,釋出善意有之、懷抱惡意有之,然而,他人的對待並不影響胤聖對於繪畫的熱忱。

進入生徒部前,胤聖的臨摹對象僅限於妓生,未諳學院派的正規技法。在畫師的指點下,胤聖不出一個月的時間便能取其精要。如此特出的長才使胤聖比同期進入的生徒早半年成為正式畫員。

胤聖並未此感到滿足,對他而言,依循正規技法作畫過於綁手綁腳,於是自行請辭。

從胤聖和樂瑥確認了彼此心意後,兩人便極少相見,大多是透過魚雁往返交換各自的近況。

「師傅,昨日甫完成的美人圖出現三位中意的賓客,那麼您的意願是?」

「待我把手邊的圖完成後,立刻把它掛回畫室。」

「又不賣啊……」接收到胤聖犀利的目光,豐山趕緊改口,「沒事沒事,小的等會就收進來啊。」

 

胤聖不願成為宮廷御用畫師,反倒挑揀了不甚繁華的村落,以私塾的名義開設了個人畫館。只有特定的賓客尋得此處賞玩畫作,或中意者亦能出價沽之。

以獨特的曲線、綺麗卻又不失典雅的色調深獲賓客青睞,然而胤聖未曾以真面目示人,也替其畫作鍍上一層神祕感。

 

此時,胤聖正在畫室內仔細地調混色料,為草圖上的女子勾勒出精緻的容顏。

「唰——」畫室的門扉被輕推開來,兩雙腳一前一後的緩步行走,避免打擾作畫中的胤聖。

胤聖頭也不抬一下,平靜地道:「豐山,適才說過的話忘了嗎?」

豐山知道平靜的胤聖比起發怒時可怕了十倍不止,除非必要,是絕不可能打擾胤聖作畫。

「小的怎麼敢忘呢!只是這位小姐堅持非要你見一面,而且啊,這小姐和師傅所繪的美人圖十分相……」

「好久不見了,大人。」

胤聖擒著畫筆的手一時失準,墨漬在紙上染成一朵花。

許久未聞的熟悉嗓音令他的心思自畫作中抽離。抬起頭來,映入眼中的來人正是數月不見的樂瑥。閃過了疑惑、驚訝、喜悅等情緒,沉澱了會,胤聖眉心舒展開來,抿嘴笑道:「妳來了。」

豐山發覺氛圍似乎不尋常,便識趣地退下了。

「大人,這牆壁上的所有畫像,都是我嗎?」樂瑥環顧著畫室牆上貼滿了女子肖像,儘管有各式姿態,可臉龐卻都是同位女子——樂瑥。

胤聖站起身子,踱步至樂瑥的身旁輕聲道:「唯有畫著妳,我才能感覺到幸福。」

「那為何不讓我知道您開了畫館?得知您不在圖畫署內該有多擔心。」樂瑥微噘上唇表示不滿。

胤聖瞧見這付模樣,不禁摸了摸樂瑥的頭:「抱歉,我還沒有信心給妳最好的,遲遲沒能說出口。」

「還需要多好?」樂瑥抬起濕潤的雙目,「不要只是您對我好,也讓我付出什麼。」

胤聖輕攬樂瑥入懷,在她的耳邊低語:「那……試著喚我的名字。」

沒預料到會是這樣的要求,樂瑥羞得將埋進雙手中。

胤聖彎下身凝視眼前的女子,眼神滿是寵溺:「逗妳玩的,只要有妳陪在我身旁,就好。」

依舊低頭不語。

胤聖想著該如何是好時,樂瑥正巧抬頭,輕聲說道:「胤聖,能在你身旁,我也很幸福。」

一股難以言喻的溫暖注入了胤聖的心頭,許久未經歷這般感覺。

他曾經的奢望如今一一成真,美好得太不真切。

舉起手捧住樂瑥的臉龐,仔細端詳著意中人的眉眼、鼻子、嘴唇……以便確認這一切都不是幻象。

「樂瑥。」胤聖的眼眸倒映著樂瑥的容顏。

「怎麼了?」

「我愛妳。」不待樂瑥反應,胤聖早已垂首烙下吻痕。

樂瑥闔上雙眼,反過來輕啄胤聖的唇。

兩人之間,彷彿又吹起了夾帶野花香氣的晚風。

 

『只要有你(妳)在,到哪都是天堂。』

 

【完】

 

後記:

我不太寫同人文,可是胤聖這角色令我心疼到想替他寫個比較完美的結局。不過礙於對李氏王朝跟古代制度不甚瞭解,很多事情只好憑空杜撰,請讀者見諒。

關於我筆下的胤聖,相對原劇中的內斂,我特意讓他變得更加勇敢表達想法,不論是對領相還是對樂瑥。

順帶一提,胤聖的助手名字會稱為豐山是因為振永出演《心情好又暖》的角色就是叫豐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ut of Control- Jane的韓星雜談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ally
  • 終於等到胤聖文了XDDD
    雲畫應該找你去當編劇才對
    看完我都覺得結局應該就是這樣完美
    電視版胤聖這角色真的是太悲傷了QQ
  • 原來Bally大有在follow這一篇,我受寵若驚XD
    真要照這我所想的結局演,那應該不只18集能交代完了XDDDD
    胤聖死去的打擊真的超大,唉。

    Jane 於 2016/11/17 13:28 回覆

  • Sakamoto15
  • 終於等到胤聖結局 太好啦!!!!!
    我因為失戀有陣子都沒上來留言

    太好了嗚嗚嗚
    讓他表達想法太讚了

    同意BALLY大 應該讓你去才對!!!不過我是了解為何要讓他死,只是說如果能夠拉長兩集就好了。
  • 讓妳久等了!
    之前也想過妳怎麼不見人影了……沉澱心情是必須的……(拍拍)

    我也覺得很不錯(喂,自己講),不過同時擔心我筆下的胤聖很不胤聖。(汗)

    如果這件事成真……這結局肯定是會被寶劍飯追殺的😅
    可是我還是無法理解QQ
    知道他是為了維護樂瑥才和刺客拼命,可是不能只是受個重傷之類的嗎……總覺得弄死胤聖只是為了替領相的自殺鋪梗,然後草草交代金氏家族的滅亡……
    我也贊同多個兩集,或許情況就會不一樣了。

    Jane 於 2016/12/09 1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