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e2.jpg

【雜誌訪談】10+STAR Vol.2 SHINee篇(上)

下半段的訪談比上一篇還更有(胡)趣(鬧),而且字數真的非常多,好幾次眼花撩亂。


 

10:珉豪在《出發吧!夢之隊》節目中見到了很多前輩,對你來說那是什麼樣的經驗?

珉豪:我常常都是年紀最小的。其他人也是偶像出身,但是年紀比我大的人很多,剛開始時真的不太習慣,不懂的事情也很多。但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也愈來愈能掌握要領,由於我是固定班底,看過的人會鼓勵我:「我看過你的節目,你要好好加油喔!」也有很多幫助我的人。現在已經愈來愈熟悉了,成為了一個節目的固定班底,就會有許多人注意到我,藉此得到很多經驗,我自己也覺得很開心。

 

10:一起開創演藝事業和一起生活,SHINee的風格似乎也逐漸成形。你們覺得SHINee目前是什麼樣的風格呢?

鐘鉉:雖然常常被問到這個問題,但是我覺得我們並不是當代偶像。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是如果是SHINee這個團體,就是只有SHINee的特色。

 

10:身為藝人,會讓你們的視野也漸漸變寬廣了嗎?在這張專輯中,比起SHINee盡情歌唱、詮釋動人的情歌,感覺像是作曲家投入在歌曲中(笑),這些都是SHINee的方式來合音以及編舞所製作出來的專輯。

鐘鉉:那是我們一開始就設定好的方向。

溫流:現在什麼都做,沒有不做的事情(笑)。透過這張專輯,從開始到結束來體驗一張專輯的過程,那對我們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在某個電視節目裡,演唱了專輯收錄曲的幾首歌,也各自唱了我們會唱的歌,在當下我覺得我們漸漸可以飛得更高、更遠。

 

10:〈Up & Down〉以及〈Your Name〉這兩首歌是不是特別想讓大家了解SHINee的現況?不是抒情歌也不是舞曲,而且在〈Your Name〉中加入了很多團員們的合音。

鐘鉉:對啊,那真的很有趣。〈Your Name〉是從以前在準備〈茱麗葉〉的時候就錄好的歌曲。合音的部分相當多,每一首歌通常會錄製六十個音軌,〈Your Name〉則錄了一百四十個;因為要合音的地方特別的多,所以花了很多心思。這首歌的音質上並不貧乏,能發揮這首歌的特色是我們的無伴奏合唱、即興演出所散發出人聲樂器的音樂氣息。

Key:我覺得〈Up & Down〉和〈Your Name〉是這張專輯中不可或缺的兩首歌。沒有這兩首歌的話,我們的特色就沒有辦法表現出來。如果只有像是〈Lucifer〉這種主打歌的話,只能發揮出我們一部分的特色。雖然這兩首歌有點類似,但是如果說一定要收錄的歌,就是它們了。這兩首歌很貼切展現出我們的特色。

 

10:但是這跟以前的SHINee不大一樣,是不是對過去的風格不太滿意?

鐘鉉:我知道很多人覺得我們從〈Replay〉時的清新風格到現在轉變為較陰沉的風格。但是我們這次很想將各種類型的音樂以我們的特色來詮釋,對於那個部分算是得到了滿足。一邊聽取大家的意見,一邊想讓大家看到我們最好的一面。如果只是一味的複製自己舊有的風格,就沒什麼創意了。(SHINee確實秉持這樣的理念,實踐在每一張作品上頭)

溫流:在這張專輯裡,我想讓大家看到我們的成長過程。

 

10:在那樣的過程中,有沒有想要找出各自的聲音呢?在多元化類型的音樂裡,一邊以優美的合音來協調,一邊似乎也在琢磨自己的聲音。

溫流:沒錯,因為有很多類型,所以可以做出很多嘗試。〈Lucifer〉是強烈的風格,〈Your Name〉則是溫柔的風格。以這種方式來做因為,感覺上可以愈做愈多。比起受侷限的歌曲,按照我們想表達出來的方式來表達的話更好。用我們想唱的方式、我們聽起來覺得好的方式,所以歌曲本身沒有什麼進步。應該要一次挖一個井才對,但是常常一次挖好幾個,所以井的深度只增加了一點點,有點擔心(笑)。

 

10:以新潮的方式來詮釋歌曲,這跟本來就喜歡時尚風格的你有沒有什麼關係?

Key:無論是什麼都必須合而為一,也必須要做出最好的。製作專輯的時候,連一張照片都想用最好的。不是人們在家聽到某一段歌就說:「這首歌不錯,應該要買一下這張專輯。」而是要讓人覺得這張專輯全部都是好歌。無論是舞蹈、音樂、造型、設計,一個都不能馬虎。所以想把這些東西合而為一。歌曲是其中的一部分。

 

10:如果自己負責SHINee的造型設計,會想做出什麼樣的造型?

溫流:那麼我會想做出很棒的造型。

Key:我真的很想做做看,和我們的造型師河常白(音譯)先生一起挑衣服的時候,常常也想要和他一起做造型。所有的東西都想試試看,但是真的什麼都自己來應該會很累。特別像是獨特而不是那麼困難的部分,真的想要自己嘗試看看,將非主流的風格和主流風格結合時,試試如何可以做出最好的,無論是誰看了都覺得好看的造型。也許未來可以學學造型設計課程。

 

10:〈Lucifer〉這首歌中,拍子一邊持續減弱,一邊又把音調提高,對於這樣的方式,你們的掌握度如何呢?從記動作的部分就感覺很複雜。

泰民:練習編舞的時候吃了不少苦頭,是我們跳過的舞蹈中最累的(直到EVBD的問世…XD),而且歌曲的節奏也很快。所以動作記得很辛苦,編舞風格是不是有一點Old School?這個部分還滿生疏的……和舞群在排練時,一邊互相看對方的動作,一邊跟對方說:「這個地方腳要下去一點……」以這樣的方式互相配合,每個細節都務必做到盡善盡美。

珉豪:所有人都一直看著別人(笑)。

10:在看你們其他的表演時,覺得你們好像很喜歡一邊彈奏鋼琴,一邊唱歌的感覺。聽說你們都喜歡聽New Age音樂。你們平常都很安靜嗎?

泰民:其實我本來就比較內斂。(黑人問號)

鐘鉉:你在說謊。

SHINee:哈哈哈。

溫流:他沒說謊,你看,他到現在還沒說話。(笑)

泰民:對啊,如果不認識我的人會覺得我很內斂,一旦跟我變熟的話,就會覺得我很活潑。

 

10:和哥哥們如何相處?

泰民:我常常出錯,把事情搞得很嚴重……(XDD)

珉豪:泰民剛開始還不太能適應,習慣之後卻是最搞笑的。不是說他很會說話,而是他的生活方式真的很搞笑。(真相了)

鐘鉉:人生就像戲。事實上,五個人一起住在同一個宿舍,本身就是一部連續劇。(二哥講話總是充滿詩意)

珉豪:東西不見的時候最好笑。到了宿舍之後,泰民便問:「我的包包放在哪兒啊?到了宿舍後因為包包很重所以我放在門口前面啊,可是現在不見了……」後來我們問他到宿舍之後第一個去的地方是哪裡?他就說他先到房間。接著我們就到他房間看,結果他的包包跟手機都在房間裡面……他看到之後,就說:「咦?為什麼在這裡?」……(魔術手不EY)

 

10:在這張專輯中,感覺到SHINee的音樂之路似乎愈來愈寬廣了,有沒有想要透過SHINee來創作什麼音樂?

鐘鉉:我想試試靈魂樂,一次也沒有嘗試過靈魂樂,不過搖滾樂和重金屬也不錯,男人就應該要玩重金屬(笑)。

溫流:我們一直在做的音樂似乎愈來愈寬廣了,在錄製這張專輯時,雖然還沒發行,但是也有同時融入了電子、Hip-Hop、抒情、雷鬼等各種類型的歌曲。我想做這樣的音樂,另外,我最近一直在埋頭創作抒情歌。

 

10:(承上題)那泰民呢?

泰民:我覺得主打歌的話,應該是舞曲比較好。我想嘗試看看平靜的抒情歌。在前奏一定要有珉豪哥的旁白(笑)。(你到底想幹嘛XD)

珉豪:我才不要咧(笑)。我覺得我們已經做了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所以想試試看訴諸大眾流行音樂。

 

10:珉豪是負責Rap,以Rap為主的Hip-Hop歌曲和搭配舞曲旋律為主的Rap,這兩者做法完全不同,比起著重在歌詞上,應該要寫出與節奏相符的歌詞,在實際作業上是什麼樣的情形呢?寫不出與節奏相符的歌詞,應該要寫出與節奏相符的歌詞,在實際作業上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珉豪:寫不出與節奏相符的歌詞,人們聽歌的時候會很難了解歌詞的意境,可能的話,想讓大家盡可能了解我們的歌詞,但是〈Lucifer〉這首歌難度就有點高。Rap要與節奏相符,但是Rap的方式每個地方都略有不同,而且就算寫出與節奏相符的歌詞,有時也很難讓大家一聽就懂。我的Rap在連結旋律與旋律的時候,必須要以強而有力的節奏來凸顯整首歌的氣氛,但是它的難度真的很高。

 

10:如果Key單獨製作SHINee的音樂,會想要做出何種類型的風格?

Key:最好是不要我一個人來做,不然整張專輯都會變成是我的個人風格。如果在專輯中收錄一兩首我個人創作的歌曲,會比較理想,舉例來說,大衛庫塔(David Guett,知名歌手,也是唱片製作人和DJ,音樂風格:French house music)他個人的歌曲雖然不多,但是他做出的音樂卻讓人著迷。我想做出和他做出一樣的那種感覺。

 

10:團員們各自的偏好不太一樣,在這種團體中,每個人的想法應該也都不同。在這張專輯的過程中,SHINee想成為什麼樣類型的團體呢?

溫流:喜馬拉雅山。喜馬拉雅山(最高)或者是南極(獨一無二),這樣說的話大家就應該都知道吧。應該馬上就可以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吧。我們想成為那樣的團體。

鐘鉉:一定要拿喜馬拉雅山做比喻嗎?(笑)

溫流:一定要拿專有名詞來做比喻。(笑)

鐘鉉:我的話是覺得一定要「長大」,要成為能夠持續發展的團體。

溫流:那你Key也要「拉高」吧……(李珍基hen煩XD)

鐘鉉:唉呦,那是一定的啊(笑)。還有,比起別人幫我們規畫演唱會,我們想成為能夠規畫自己的演唱會,並且將自己的特色給自然呈現出來的團體。不要總是別人幫我們規畫出在演唱會中要做什麼事,然後我們只是照著去做這樣,一定要以我們自己能做到的、做適合我們的方式去做。

 

10:在發行這張專輯的過程中,感覺得出來你們正朝著那個方向前進。

鐘鉉:現在只是剛開始而已。團體就是應該要這樣。

泰民:到現在我還沒辦法掌握我們的團員(笑)。因為我年紀還小,所以現在還處在剛起步的階段,沒辦法給大家看到我們的全部。我也很想在往後讓大家看到我們帥氣的樣子。當然也想爬到最高的山上,但是在那之前,我們每天都要持續不斷努力。

 

10:聽說你們在其他採訪中,說自己想賺幾百億韓幣,那意思是要到能賺幾百億韓幣的時候嗎?

Key:不是,是要賺幾千億(笑)。

溫流:如果泰民能做到像是電影《2012》一樣的事情,就像是能做到那艘船一樣,那我們應該就能可以賺到錢了(笑)。

珉豪:我覺得我們還沒辦法讓大家看到我們的一切。隨著時間的經過,我們也有所成長,想讓大家看到我成長的過程。

Key:發行這張專輯同時,我覺得如果我們的專輯能夠成為「值得買的專輯」就更好了,在某種程度上,這就很令人滿足了。歌曲方面也是一樣,全部都是新歌,也很認真拍攝專輯裡的照片。但不只是為了宣傳而發行專輯,而是我們必須要做出能夠讓大家了解我們的專輯,這是我們一直強調的。往後也想打造出能讓更多人了解我們的專輯。最後,我想要打破別人所訂出的規則。

鐘鉉:原來大家的夢想都這麼宏偉啊?

溫流:嗯,沒錯。這次我們就看看我們的專輯是不是值得買的專輯吧(笑)。

鐘鉉:廢話,當然值得買啊(笑)。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還沒入手《Lucifer》的人是不是該支持一下呢6v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Out of Control- Jane的韓星雜談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