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僅提及少部分內容,無雷。)

怠惰告訴我一旦要寫,勢必費不少神思;理智又說,不,要是不寫必更墮落。兩方僵持一番,終投入理智的懷抱。

首次在網誌上PO有關原創小說的心得,有些無措,第一,容易把一部精采的作品敘述得很boring,第二,《禍國》出版已久,文情並茂的心得文網路上比比皆是,所以我也無須多認真寫(喂)。

開始接觸原創的確切時間不甚清晰,總言之,原創小說於我是個令我愛恨交加的無底坑,可以找到令人手不釋卷的佳作,卻又可以看到腦洞大開的狗血爛文,堅韌如我以神農氏的嚐百草之精神在坑中挖書,心情愉悅同時傷痕累累。但說實話,我棄坑的作品比看完的多,人生苦短,看不下去不硬撐(豁達人生)。

目前心中的TOP1是瀟湘冬兒的《11處特工皇妃》,初次讀完看得水深火熱死去活來,抄襲部分暫且不提,真的很喜歡冬兒描寫的動作場面,格局浩大不浮泛,每一刀每一槍恍若可聽見掠至耳畔的錚錚鐵聲;情感線也隨著權謀的嬗遞下,更加揪結而深刻。

這一部很棒,美中不足在於我,CP、了!!!!!天殺的這輩子看文最痛恨的就是我他媽以為的男一不是作者以為的男一,幹。永遠無法忘記我以為的男一為了奪天下而背叛了楚喬的那一幕,幹當時差點把眼睛哭瞎,即使過了那麼久,如今想來還是心痛。

後來《11處特工皇妃》被改編為電視劇《楚喬傳》,戲劇再次帶紅了原作,所以原作乾脆真的改名《楚喬傳》。可是書早就買起來了,懶得再買新版(別想騙我的新台幣)。在看《11處》前,我是先看姊妹作《暴君,我來自軍情九處》,這部也比《11處》完成的早,故文筆方面較為欠缺,但依然是我心頭肉,至少這部有站對CP(什麼跟什麼)。

以上發洩完畢。本文的主角是《禍國》才對。

《禍國》是心血來潮在二手書店買下的,被放在書櫃一陣子沒拿出來過,接著又心血來潮捧讀,一讀,無法自已。

據說,璧國右相的小女姜沉魚,儀容端莊,賢淑溫婉。
據說,璧國右相的小女姜沉魚,傾慕四大世家姬氏的公子姬嬰。

姬姜兩家聯姻之際,君王昭尹突然下旨要沉魚入宮。
沉魚雖萬般無奈,也只能俯首遵旨,
但她決心不為帝王妃,
而要成為昭尹的謀士。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從天真純潔的多情少女,到母儀天下的莊嚴皇后;從任人魚肉的弱小女子,到叱吒風雲的一代女王……

禍國一出傾天下。

其實呢,我覺得,文案根本爆雷啊,但不影響到觀看的興致,畢竟還真的沒有猜到哈哈哈,在閱讀時,對公子姬嬰產生「此人只應天上有」之想像,無論是他與沉魚的一來一往,抑或他人對話,給人一股清風拂面的溫柔,溫柔到不似真實的人。但是後期在描寫姬嬰的見識和謀略,逐漸明白他並不是這樣的,只是把某些東西藏得太深太深。

沉魚,姜家三小姐,容貌涵養兼具卻不敵命運擺弄,不斷地陷入艱難的選擇,面對一樁又一樁的事故,一次一次的將人心看得更為清楚,明白了無所謂絕對的善惡,使她更堅強。沉魚的原先個性並不特別喜歡,但看她有逐漸成長就較能接受。因為我實在不喜歡柔弱如廢物般的女主啊。

將沉魚慢慢推上女王之路的人,除了姬嬰,還有一位神Carry的隊友,他的名字叫薛采。

那孩子從出生起便是帝京的一道風景,七年來,年紀越長,景致越妙。三歲能文,四歲成詩,五歲御前彎弓射虎,六歲時便成了璧國派往燕國的使臣,燕王見而笑:「璧無人耶?使子為使?」薛采對曰:「燕乃人中玉,吾乃人中璧,兩相得宜,有何不妥?」

如此自傲,如此多采,不愧名中帶采。比之姬嬰,薛采的現身更加震懾我的感官,這具僅六歲的孩童身軀中,何以蘊含早慧的靈魂?儘管薛采如此特出,言談間仍保有小孩的稚氣,這樣的反差很可愛。可好景不常,薛采因家族身分遭致牽連,從聲名遠播的「冰璃公子」墜落為奴。光彩被現實澆熄大半,可傲氣鯁在喉頭,不輕易屈服於人,使我打從心底多了一份激賞。大人都不見得可做到這份上,何況,當時的他不過七歲。

沉魚最需要援助的時刻,薛采是最先站出來的人;沉魚最需要依靠的時刻,薛采是最先安慰的人。儘管嘴上鮮少好聽話,一顆心卻比誰都還柔軟。薛采的存在由文始貫至文末,他的早熟、他的調皮、他的世故,他的傲氣,私心將他擺放在比姬嬰更高一階的位置。一個特別的位置。

我相信有看過的《禍國》的人,一定對十四闕給予薛采的結局十分不滿,而我便是不滿者之一,看得心頭悶了好久。不懂明明作者也喜歡薛采,怎麼忍心這樣寫!!!

真的好喜歡薛采,小薛采啊~(捧心)

撇開這點,《禍國》仍是部值得一讀的佳作,短時間內不會重溫了,心會痛。謀略比佔重,不會使人煩悶而且很精彩,只是對於想看比較多感情戲的人恐怕就要失望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Out of Control- Jane的韓星雜談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