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 本文獻給金胤聖及其無私守候 ◆

 

※劇情順序與原劇有出入。

※政治線不納入本文重點。

 

金憲等人策動的夜襲宣告失敗之後,一段時間宮中不再出現波折。

某日,金憲和胤聖對坐談話。

「胤聖,老實承認吧。」

胤聖微蹙眉:「爺爺,您這話的意思是?」

金憲本已舉起茶杯的手頓了一下,狀似沒事般地又放下了:「殺了七星的理由。」

一聞此話,胤聖眼裡閃過了抹詫異,隨即道:「捉拿洪賊一事本非我們家族所管,舉止過度張揚反倒引起世子的關切。」

「可不必殺了人,對吧?」

「爺爺,我……」

「你在想什麼,我很清楚。」金憲望著胤聖的目光散發一股冷意,「念及往昔的情誼上替世子著想,忘了自己的身分?你是……」

「孩兒是金氏家族的嫡長孫。」胤聖道出金憲說到一半的話。

「身為金氏家族的希望,卻總是做些沒出息的事。胤聖,你可真要讓我失望?」

胤聖輕吐一口氣,緩緩地說:「爺爺,對您來說,孩兒是什麼樣的存在?」

金憲微瞇雙眼,答之:「金氏能夠得以昌榮的象徵。你的能力不比誰差,只要設法黜免李韺,我們家族……」

「不……」胤聖的雙手緊握成拳,試圖壓制高漲的情緒。

「什麼?」金憲的語氣微慍。

胤聖直視金憲的雙眼,毫不畏懼:「總是不想說出口,但是孩兒無法再承受這份『希望』了。爺爺,孩兒並不願家族衰敗,更不樂見……世子出事。」

「住嘴。」金憲抿了口茶,目光不再朝向胤聖,彷若此隔間一開始便只有金憲一人。

發出幾不可聞的嘆息,胤聖低頭頷首,無聲地告退。

事隔幾日,議政府所屬之信差捎信於禮曹參議部,信裏頭的行數不多,卻看得胤聖不禁捏皺信紙。

其中一段:

『既然痛苦便離開吧!這是以爺爺的身份給予的最後機會。』

胤聖若有所思地坐回椅子上,輕輕地闔上雙眼,想著自己若不再是「金胤聖」,未來又會是何等模樣……

 

 

「母親,我先到外頭乘個涼。」樂瑥笑著說。

套上鞋履後,樂瑥坐在自家前院的長凳望著天空。

夜晚的風不似白天的涼風爽快,帶著一絲寒氣樂瑥卻渾然不覺般,思念讓她全心全意地想著在宮廷中互相拌嘴的那個人。

那個人總是呵護著她,就連責罵亦是如此溫柔……樂瑥嘴角上揚,不久後想到什麼似地垂下眼簾,蛾眉輕蹙。

突然,樂瑥感覺到肩膀上多了股重量,驚愕地望向後方。

是胤聖卸下自身的外衫披上樂瑥的肩頭。

樂瑥趕忙直起身子,眨巴著大眼問:「大人,天晚了,您怎麼來這裡?」

「怕妳待在這太悶,想帶妳到一個能放鬆身心的地方。」胤聖瞇起狹長的雙眸,微勾如月。

「沒關係的大人,我現在……」

不待她說完,胤聖難掩失落地問:「洪內官,我的行為是不是讓妳感到困擾?」

「咦?」樂瑥揮了揮手澄清,「並不是這樣子,相反的,大人對我的好難以估量,我卻沒能回報。」

胤聖緊盯著樂瑥不語,直到她被瞧得極不自在時才輕聲笑了出來。

「大人,有什麼好笑的嗎?」

「洪內官,妳不需這麼嚴肅,就把我的行為當是……」胤聖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接著說:「當作是朋友間的義氣。」

「朋友間的義氣……」樂瑥喃喃般複誦了一遍。樂瑥回想了她自出生以來所結交過的朋友,形形色色,卻無人同胤聖那般照顧自己,好得就像是……

樂瑥趕緊搖了搖頭,趨散腦海中的妄念,卻未發現臉頰早已爬上兩抹紅暈。

胤聖察覺她的不對勁,稍微壓低身子平視她的臉龐:「臉色好紅潤,難道是染上風寒?」語畢,便抬起手欲貼向樂瑥的螓首,卻被她快一步地閃開了。

「我、我沒事的大人!只是……啊,您剛才說要帶我去的地方是什麼?真是好奇!」為了避免適才的尷尬,樂瑥將話鋒轉往一開始胤聖來此找樂瑥的目的。

胤聖先是一愣,立即綻開了笑容:「那現在走吧。」極其自然牽起樂瑥的手前行。

一路上,樂瑥安分地跟在胤聖後頭,未試圖掙脫牽住的手這點使他滿足。進入了蓊鬱林間,光線無法穿透層層樹叢,以致視線可及的範圍更加狹窄,僅能憑藉點點月光摸索路途。

不消幾分鐘,胤聖停下腳步,轉頭對樂瑥說:「就是這個地方。」

樂瑥看向前方,不自覺地驚呼——

林木之間環繞一塊野花繁盛的草坪,缺少樹叢的阻擋,皎月的光輝如銀色絲帶輕緩鋪落於花群的瓣葉上,瑰麗的色澤隱隱爍動。

「……好美。」樂瑥悄然走入草坪,開心地敞開雙臂,青絲隨風的流動而飄逸飛舞。胤聖望向樂瑥,眼神不禁變得柔和。

沐浴在澄澈月光下的兩人,無聲徜徉於風中夾帶的清淡香氣。

不久,樂瑥打破了這份寧靜:「不好意思,大人,我只顧著欣賞,忘了您也在……」樂瑥輕咬下唇,語氣充滿歉意。

「洪內官總是跟我如此客氣,我也是會傷心啊。」胤聖佯裝不滿地斜睨,「不用太拘束,想要大笑、想要盡情大喊都沒關係。」

樂瑥聽聞此語,才釋然地笑出來:「這地方真神奇,光是站著感受風聲,心事好像就……就……」 剩下的話梗在喉頭,樂瑥的笑意逐漸褪去。

胤聖抬起下顎,凝視夜空繁星,輕聲說:「如果思念,就盡情地想,對方……肯定會接收到。」

樂瑥訝異地瞧了眼身旁的男子,沉吟半晌才輕啟唇瓣:「在宮內,和他相處的每一個時刻是如此美好,光是想起就會被幸福所包圍。」

胤聖心知對方是世子,胸口便像被人狠狠重擊,難以名狀的作疼。然而樂瑥並未發覺,繼續說著。

「以為感情只需兩人的忠貞便能此生相守,可是出宮之後,便明白身分的鴻溝是怎麼也無法跨越,即便他不介懷。」

「洪內官……」看著泫然欲泣的樂瑥,胤聖十分無措。

「正是明白自己的卑微,曾經擁有的幸福,現今想起只會更加痛苦。好幾次……好幾次想要放棄。」樂瑥捂住面容,淚水從指縫間滑落,瘦小的身軀因激動而發顫。

胤聖緊抿雙唇,苦思許久,才伸出手掌輕撫著樂瑥的背脊。他不作聲,就怕一時衝動表露出真心。

來自胤聖給予的溫暖,確確實實傳達至樂瑥的內心。從來不曾細想過胤聖對自己的付出,如今皆鮮明地浮現在腦海當中,使樂瑥一時陷入冥思。

 

 

越旬日,皇帝純祖下達御命,世子李韺和禮曹判書之女趙嘏妍媒合,日程訂定於本月廿五。李韺知曉國婚不過是一場交換利益的籌碼,心中為此嫌惡;趙嘏妍對李韺心存好感,不斷的展現出真誠情意,即便李韺打算漠視世子嬪的一切作為,朝夕相處了一段時日,他的心防似乎逐漸鬆懈……

胤聖明瞭自己被爺爺視為無用的棋子,不對其保有任何冀望,遂辭退禮曹參議一職,經過一番努力轉進圖畫署的生徒部擔任學徒,為懷藏已久的嚮往一步步前進。

「大人,您不後悔嗎?」聽完胤聖說明近況,樂瑥滿懷憂心。

「若我不試著脫離家族,或許才會後悔。」胤聖神情淡然,續道,「反倒有些事就算緊緊抓住也會離開。」講完後,發現話中的含意過於曖昧,胤聖便迅速地岔開話題 :「唉!洪內官肯定聽得很無趣吧?還是我……」

「大人,」樂瑥截斷話語,直視著胤聖的眼光熠熠,「我會努力的振作精神,不會再傷心了。」

「洪內官,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察覺到樂瑥話語的弦外之意,關切的心思藏不住。

 

【同人創作】〈何日〉(下篇)│胤聖×樂瑥│雲畫的月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ut of Control- Jane的韓星雜談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kamoto15
  • 可惡 我必須要點播隔壁棚的 All with you-太妍,
    我看胤聖和樂瑥的對話我就嗚嗚嗚,我的眼淚不爭氣掉下來了。

    期待後篇
  • 聽了一遍,發現歌詞的意境也滿哀傷的,怎麼現在的男二都這麼可憐......
    別哭嘛,這篇文的胤聖活得很好很健康!(啥)

    我會努力擠出後續的。(握拳)

    Jane 於 2016/10/24 19: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